做中国私募基金业的百年企业 | 全国咨询热线:010-58653615

公益基金

【公益基金】白衣战士,这次换我们来守护你!

安惠投资 2021-03-29 公益基金 132 次

“不幸感染了新冠,幸运地活过来了。”

这是“黑脸医生”易凡在康复后接受采访后的感慨。当时,易凡医生和胡卫锋医生都被人们称为“黑脸医生”,因为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会使脸色变黑。

可不是谁都有易凡医生的那份“幸运”,在2020年的那场疫情中,至少有60名像胡卫锋医生一样永远的留在那场战役中,再没能迈进2021年的春天……

他们有的感染了新冠肺炎,有的因为过度劳累而引发心脑血管疾病或猝死,他们最大的72岁,最小的只有21岁…… 原来2021年的春花,是开在他们的血肉之躯之上。

当人们逐渐走出新冠疫情的阴云,开始新的生活时,还有人记得他们的付出吗?重新翻开2020年冬的那一页,那些为守护我们而战的脸庞依然历历在目……

-1-

“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坚定地成为一名好医生。”

这年轻的声音,铿锵的誓言,出自一位坚守在武汉抗疫一线的志愿者之口。她也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肿瘤科的研究生,高源。

医生高源

和其他逆行者和坚守者一样,自疫情发生以来,高源就主动要求留汉参与临床实习工作和其他志愿工作。 害怕当然是有的,可真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害怕了。

被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包裹着的身体,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那就是救人,救人,还是救人!

然而,一声电话铃声的打破了匆忙的节奏,父亲去世的消息伴着母亲的哽咽声一同飘了过来,褪去所有的嚣闹,脑海中只剩一句话:

父亲……去世了……怎么可能? 但残酷的现实是,2020年1月17日,高源的父亲在同济医院行肺癌根治术,结果术后出现高热、呼吸困难,病情进展迅速,全力治疗后,仍于2020年1月22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

病魔不会因为她救了别人,就放过她的父亲。身前守得了万家平安,身后至亲的人却已不辞而别。

爸爸,对不起……爸爸,我还想见你最后一面……  脱下那身防护服后,她只是个24岁的年轻女孩,是父亲宠爱的小女儿,可从此往后,那个为她遮风挡雨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悲伤的愁云还没散去,高源的五伯父五伯母也相继感染了新冠肺炎,死神的镰刀锋利且快,2020年2月7凌晨,五伯父也离开了他最爱的亲人,只剩伯母在雷神山医院苦苦支撑。

病魔轻而易举地将一个好好的家庭击得零零散散,高源和母亲因为是密切接触者,也在家中自行隔离、服药治疗,终于逃过一劫。可曾经一家三口挤在一起住的30平的房子,竟然也变的空空荡荡…… 其实,高源的家庭并不富裕,母亲还患有桥本甲状腺炎,五年前才做完肠息肉、子宫肌瘤手术,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她只能拖着虚弱的身子,在汉口火车站地下停车场做临时收费员,每月2200元的工资,还要自己缴纳医保社保。 那时,父亲的退休金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勤俭节约的高源在研究生阶段每月也有1200元的收入,日子过得朴素却也快乐。 但疫情的打击和父亲的突然离世,让这个普通的小家摇摇欲坠,前有母亲需要照料,后有父亲的后事需要料理,高源肩上扛着好几个担子,经济上的压力更大,就连继续上学,更是难上加难……

她曾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了千千万万个患者 ,可现在谁来帮帮失去父亲的她? 此刻,是她最需要我们的时刻。而白衣战士守护基金愿意帮大家传递这份善意。

早在去年,基金会就为易凡医生、胡卫锋医生送去了“守护金”。如今,高源也得到了这样的帮助,这份守护,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支持,更是精神上的鼓舞。

她向工作人员发来了一条简短却有力量的信息:“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坚定成为一名好医生。”

-2-

“我感觉死亡在向我逼近,只能拿起手机,在备忘录列好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账号的密码。这可能是我的遗物,要妥善交给妻子。”

何威医生(右一)出院前合影

在看完自己复查CT的结果——全肺广泛病灶后,何威医生开始为自己准备遗物。

原来,何威医生受郧西县人民医院委派,在武汉协和医院进修期间,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并迅速发展为重症。 曾经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在病毒的来袭时,原来也是血肉之躯,也会病倒。死神并不会因为谁是医生而手软。

他回忆道:“我在夜里常会出现呼吸不畅,有时凌晨被憋醒,大口地喘气,就像一条被扔上岸的鱼。护士给我上了无创呼吸机和心电监护,好几天里,我都处于不能脱氧的状态,连坐起来都十分困难。去3米外的卫生间是很大的挑战,护士给我备好氧枕,我只能抱着氧枕去卫生间,回来后就迅速抓起呼吸机面罩大口呼吸,好一会儿才能躺下。”

38天抗争,漫长得如同过完了一生,何威医生甚至为自己的后事做了准备。

“你是医生,要给同病房的病人做个榜样。”看着消沉的他,小护士故意用了激将法,何威医生抬起头看着她挂着水滴的护目镜,想起了那个也曾救死扶伤拼搏在一线的自己,心中竟油然生出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站起来,活下去! 出院后的那天晚上,他回忆起抗疫的点点滴滴,久久不能入睡。

这38天,他体会过了患者的痛苦和绝望,也更明白了医生的信念和坚持。那天天空中星星似乎格外多、格外亮。
一句话突然就浮现在何威的脑海中:“说星星很亮的人,是因为你们没见过医生、护士的眼睛。” 医者仁心,他们为我们今天的自由和安全,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除了感谢,我们不知道还能再为他们做什么。但在他们困难之时,请一定要伸出援助之手。

-3-

“我觉得就像爬山一样,你可能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令人心寒的是,新冠疫情的阴云还未彻底散去,却已有尖锐的刀尖刺向医生。在朝阳医院眼科就发生了这样一件暴力伤医事件,但受伤的陶勇医生在出院后,还是恢复了出诊。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白衣战士守护基金带上大家的善意,为陶勇医生送上了守护金。他把这笔善款捐献了出来,为10个家庭困难的盲童提供了治疗费用,希望早日实现“天下无盲”的理想,将爱传递了下去。 而微爱基金会也收到了陶勇医生的感谢信,我想,让我们彼此守护,这就是白衣战士守护基金成立的意义。

“白衣战士守护基金”是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健康中国产业领袖首期班的爱心同学们携手北京微爱公益基金会共同发起、由安惠投资负责执行管理的,聚焦守护医务工作者的专项公益基金。

截止2021年3月,我们已救助十余位医护人员,包括六位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不幸重症感染或去世的医生,以及4位在恶性伤医事件过程中身受重伤的医护人员。 守护他们,因为他们值得!只要我们动动手指,捐助或转发,就可以把自己的这份爱和感激传递出去,就能为这些因守护我们而自己受伤的白衣战士,送去一份温暖。

这一次,让我们用自己的力量,驰援你们!

感谢白衣战士及为“白衣战士守护基金”项目所付出努力的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