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中国私募基金业的百年企业 | 全国咨询热线:010-58653615

行业新闻

“抗癌神药”热度狂飙,一文了解ADC

安惠投资 2023-03-24 行业新闻 402 次

2023年,是ADC之年。作为新一代“抗癌神药”,ADC是少数进入商业化成熟期的新兴疗法,赛道热度持续升温。近期,随着辉瑞宣布以430亿美元溢价收购Seagen后,ADC的热度达到最高点。

人人都在聊ADC,一时风头无两,作为目前肿瘤治疗领域最受市场关注的热点研究方向之一,ADC何以“狂飙”?

ADC作用机制与优势

ADC(antibody-drug conjugate)即抗体药物偶联物,是通过一个化学链将具有生物活性的小分子药物连接到单抗上,单抗作为载体将小分子药物靶向运输到目标细胞中。其主要成分包括抗体、接头和小分子细胞毒药物。

抗体分子主要起到靶向递送的作用,小分子药物发挥药效作用(一些抗体也具有抗肿瘤药效学作用)。抗体-药物偶联物作为治疗癌症的靶向疗法,与化学疗法的不同在于,ADC旨在靶向并杀死肿瘤细胞,同时保留健康细胞

“抗癌神药”热度狂飙,一文了解ADC

与其他化疗药物相比,由于ADC药物可以更精准、更有选择性的靶向癌细胞,因此ADC药物通过抗原抗体的特异性结合,可以提高给药的剂量,而相同剂量的传统化疗患者是无法耐受的;同时经过优化后的单抗与有效载荷的ADC组合可以通过修改部分ADC成分,包括改变ADC的细胞毒性有效载荷为不利于外排底物的毒素,修改连接符提高亲水性及修改连接符-细胞毒性结构,帮助减少甚至可能解决靶向药物耐药性或其自身耐药性等问题。

“抗癌神药”热度狂飙,一文了解ADC

市场空间巨大

ADC作为新一代“抗癌神药”,资本巨头的疯狂“烧钱”,折射出其背后潜在的巨大市场空间。

一是具有更广泛的适应症人群。ADC可用于传统靶向疗法并未覆盖的新靶点;对传统靶向疗法产生耐药的患者,仍可使用ADC延长其对药物的响应;ADC可通过其旁观者效应,在肿瘤抗原低表达的患者中起效。

二是多个靶点ADC药物显示出了泛癌种治疗的潜力,如靶向 HER2 ADC 药物在乳腺癌、胃癌、结直肠癌、肺癌以及尿路上皮癌中疗效优异。

三是ADC作为人为组合药物,具有多种搭配变化,使候选药物分子的数量可无边界扩容,给药企带来更多探索的可能性,更容易实现差异化创新。

由来已久,快速爆发

ADC药物概念由来已久,最早在1900年由Paul Ehrlich首次提出,但过往受限于其合成需要较高的技术门槛和长期的脱靶、特异性抗原的发现等技术难题,ADC长期停留在概念阶段。

“抗癌神药”热度狂飙,一文了解ADC

2000年,首个抗体偶联药物(商品名Mylotarg,Pfizer研发)才被FDA批准用于治疗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但由于偶联技术、靶向性、有效性等受限,完整的抗体偶联药物在血液不稳定,导致致死性毒性的产生,于2010年撤市。

直到2013年罗氏的Kadcyla(恩美曲妥珠单抗;商品名:赫赛莱)在美国获批上市,才标志着ADC药物研发技术真正成熟并取得商业化成功

从2019至今,行业进入快速爆发阶段,获批数量远超以往频率。随着各大药企陆续公布2022年财报,全球ADC药物市场格局也逐渐清晰。截至2022年底,全球已累计批准上市了15款ADC药物。从已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2022年全球ADC药物市场规模已超72亿美元,同比增长31%。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ADC的全球市场规模自2017年的16亿美元快速增长至2021年的55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5.9%,并预计于2021年至2030年仍将以31.2%的复合年增长率持续快速增长。中国的ADC药物市场于2020年开始增长,预期由2021年起按复合年增长率79.4%增长,于2030年将达到人民币689亿元。

乐观中保持谨慎

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辉瑞公布超级重磅交易的同一天,ADC领域还有另一件大事的发生,一名患者因为ADC的不良反应而死亡。

3月13日,Mersana宣布,ADC药物XMT-2056的一期临床试验中,一名患者因为严重不良事件而死亡,目前针对XMT-2056的临床试验已经暂停。

这也是ADC热潮下的一个缩影。

与目前大部分ADC不同的一点在于,XMT-2056是一款免疫刺激ADC,其将毒素替换成了STING激动剂。通过利用ADC策略,可以实现全身给药,使得STING激活先天免疫系统,以杀伤肿瘤。

XMT-2056的DAR(药物抗体比)为8,较高的DAR使得它在临床前肿瘤模型中表现不错,不管是在HER2高表达还是低表达模型中,都表现出了强大的抗肿瘤活性。

但不可忽视,对于ADC药物来说,强大的抗肿瘤活性往往与高毒性相伴。在XMT-2056的临床试验中, XMT-2056刚刚对第二位患者进行最低剂量的测试,就出现了一例死亡事件。

这也给正处于盛世的ADC药物发展泼了一盆冷水,超强疗效毋庸置疑,但副作用问题也始终与ADC相伴。

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且不断试错的过程,随着临床开发进程的推进,能否在接近商业化生产阶段,既实现有效性又能保证安全性,这是全球ADC玩家共同面对的挑战。

从资本市场关注度及国内外企业的研发管线来看,ADC药物无疑已成为全球创新药企布局的重点方向,3-5年可能会迎来新的高峰;但赛道越是火热,越是需要多一些理性的判断和足够的耐心。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交流。

“抗癌神药”热度狂飙,一文了解ADC